当前位置:中国健康产业网 > 新闻 > 文章

金沙真人娱乐

2019-04-25

  纪念米伯让先生诞辰100周年

  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

  尊师重道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传统美德,明师之恩,诚为过于天地,重于父母多矣。当代中医泰斗米伯让先生更是用其一生躬身践行了尊师重道这一传统美德,被誉为“医德楷模后学典范”。

  矢志学医济众生拜入名医黄竹斋

1.jpg

  米伯让先生

  米伯让先生早年师事关学(关中之学)大师张果斋,苦读经史诸家,勤研歧黄仲景;1942年拜师于著名中医学家黄竹斋先生门下,为其高徒。1943年经考试获国民党卫生部颁发的中医师证书。1944至1954年随同黄竹斋先师隐居长安樊川,致力于伤寒、针灸学的理论及实践研究,协助先师整理校印《伤寒杂病论会通》、《难经会通》、《道德经会通》等医籍。

2.jpg

  黄竹斋先生

  黄竹斋(1886-1960),当代杰出中医学家、针灸大师、教育家,是中国近现代弘扬张仲景学术思想的杰出代表人物,其医学造诣、言传身教对米伯让以后多年的从医治学产生了深刻影响。1954年,米伯让先生与黄竹斋先生应聘在西北医学院工作,创建该院中医科,这是我国中医首批被聘入西医院校承担教学和医疗工作,在长期的工作中二人亦师亦友,师徒关系深厚。

   尊师重道颂先哲四下南阳振中医

  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是我国古代具有奠基性、高峰性的医学珍贵典籍之一。南北朝名医陶弘景曾说:“惟张仲景一部,最为众方之祖”,即指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足见这部著作在医学界之崇高地位。

  米伯让恩师黄竹斋先生潜研仲景学说,颇具功绩,遂有幸获仲景门人桂林罗哲初传赠予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黄竹斋得此书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与其他版本进行比较,认为该版本为祖国医学宝库中的珍贵文献之一,对深入探索仲景大论的本始极具价值。

  1960年,黄竹斋临终之时嘱托米伯让:“你一定要亲送南阳医圣祠保存,以备后来者研究。”米伯让嗣黄竹斋之学和未竞之志,20多年间对恩师遗嘱铭刻在心,须臾不忘。

  自1964年起,米伯让不辞劳苦,历尽多重困难,先后四下南阳,拜遏医圣祠,并进行实地考察,与南阳市名老中医座谈仲景学说的继承发扬情况,还去当地中医学校作了学术报告,使学生备受鼓舞与教诲。随后与任应秋、刘渡舟等10余位全国著名老中医共同发起成立全国张仲景学说研究会,为南阳医圣祠的修复及张仲景学术思想的发扬光大作出了巨大贡献。

3.jpg

  左图为1964年,米伯让先生为了弘扬张仲景学术思想,重修南阳医圣祠,再次拜谒医圣祠,并进行考察。右图为米伯让先生(前排左3)在南阳医圣祠与当地名老中医及领导合影

  1981年12月,米伯让被聘任为南阳张仲景研究会名誉会长,并应邀赴宛参加南阳张仲景研究会成立大会,同时亲自护送280块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木刻版原版两箱及黄竹斋所撰《医事丛刊》木刻版一箱至南阳医圣祠珍藏,供全国医界同仁学习研究。这一盛举受到卫生部领导的高度赞誉,并传为杏林美谈。大会期间,米伯让恭笔楷书了黄竹斋的《祝告医圣文》,现已刻石立于南阳医圣伺汉阙当门。

4.jpg

  图为1981年,米伯让先生(前排左1)向河南省南阳医圣祠捐赠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木刻书版

5.jpg

  图为1981年,米伯让先生将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木刻书版捐赠南阳医圣祠,河南省卫生厅敬赠米伯让先生(右)牌匾以示感谢,《人民日报》《健康报》、《河南日报》等媒体予以报道

  由南阳返陕途中,米伯让感慨万千,提笔写下了《再谒医圣张仲景祠墓有感》:“含泪依依别南阳,忆及当年独自往。严寒风雪路多障,未能阻我诚满腔。何时能偿吾师愿?重任在身时未忘。历经曲折十二稿,终于亲自送南阳……更望吾人再接厉、继志寿民万世昌。”

6.jpg

  图为1981年12月,米伯让先生(左二)专程赴北京八宝山公墓,告慰先师已完成遗愿,并赋诗《哭先师黄竹斋先生》一首

  黄、米师徒二人竭毕生精力致力于仲景学术研究,以及为重修医圣祠不辞劳苦、南北奔波的事迹和高贵真挚的师徒情谊被传为佳话。

  躬身践行修己身传承创新求发展

  米伯让非常重视《伤寒论》的研究,其学术思想即源于医圣张仲景及其恩师黄竹斋,在《伤寒论》、《金匮要略》研究方面造诣颇深。在伤寒学说和温病学说的理论研究中,米伯让尤能独辟蹊径,独树一帜。他亲刊古本《伤寒杂病论》而版存南阳,重印《伤寒杂病论会通》而蜚声海内外,并在临床实践中研究热性病,匠心独具,再创奇迹,成为全国《伤寒论》研究方面的名家。

7.jpg

  图为1987年,米伯让先生(中)出席全国张仲景学说研究会大会,作白云阁藏本《伤寒杂病论》的分合隐现报告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大医之风,山高水长。”米伯让的一生,志存高远,成就斐然,但始终真诚谦和,宁静淡泊。精诚、习业、严谨、博学,即使再美再多的词藻,也难以尽述米伯让的大医之风。“高山仰止”,是诸多与米伯让相识或不相识的人对米伯让事迹的真切感受。

8.jpg

  1990年,在铜川召开的“医德宗师孙思邈学说研究会”成立大会上,与会代表敬赠米伯让先生“苍生大医”匾额,《陕西日报》《陕西卫生志丛刊》予以报道

  一代大医米伯让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大会,将于2019年4月26日于陕西西安隆重举行,这将是一场中医药界规模空前的盛会,让我们共襄盛举,重温米伯让先生大医精神,砥砺前行,振兴祖国中医药事业!

  后记:

  米伯让先生之子米烈汉,自幼深受其父影响,子承父志,现为米伯让先生学术继承人,国家级名老中医,陕西省首届名中医,一级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第三、四、五、六批名老中医药师带徒导师,国家长安米氏内科流派和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米氏传统诊疗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

  米烈汉教授将于今年5月份开始坐诊西安真爱广誉远国医馆,继续传承发扬其父“厚德弘道济世笃行”的高尚精神,致力振兴祖国中医药事业!

9.jpg

  图为米烈汉教授应邀赴北京作长安米氏内科流派传承与发展学术报告

10.jpg

  图为米烈汉教授5月份开始坐诊的真爱广誉远国医馆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